中科院嫌贵停用?知网被指知识垄断,部分高校年交费上百万_1

 ewin真人网上娱乐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5-25 20:50
html模版中科院嫌贵停用?知网被指知识垄断,部分高校年交费上百万

  作者:齐鑫

  来源: 时代周报

  学术界苦知网久矣。

  近日,一则“中科院因近千万的续订费用不堪重负停用中国知网数据库”的信息在网络上流传。

  一张落款为中科院文献信息中心的图片显示:2021年,中科院集团在知网数据库的订购费用已达千万级别。2022年,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与同方知网(北京)技术有限公司(下称“同方知网”)就费用、订购模式展开积极讨论,但未取得有效成果。

图源:新浪微博图源:新浪微博

  该系消息一出,迅速引发广大网友热议。“连中科院都嫌贵。”“中科院带头,换换口味,好事!”有网友表示。

 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,4月18日,中科院图书馆相关负责人表示该消息属实。而据中新经纬报道,知网同日回应称该消息不属实。

  4月17日,中科院某研究所在读博士王利伟(化名)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自己近期已收到“停用知网”的相关邮件,同时院所提供了使用维普数据库(下称“维普”)和万方数据库(下称“万方”)的替代方案。

  4月18日,时代周报记者分别致电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、中科院网络信息中心、中科院综合处,相关工作人员均表示对此事不清楚。中科院新闻处工作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尚未掌握相关信息,正在了解过程中。

  同日,时代周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致电知网,工作人员称相关负责人将与记者联系。但截至发稿,暂未收到回复。

  另寻数据库替代?

  上述网传图片显示,迫于高昂的续订费用,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正考虑通过维普和万方对 CNKI数据库(知网数据库)形成替代保障。

  “最近,我们所里发了邮件教我们怎么用万方,说以后用不了知网了。”王利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该邮件中明确表示“CNKI(知网)数据库从今年4月21日起暂时停止使用,院文献情报中心视情况研究决定是否恢复使用。”

图源:受访者供图图源:受访者供图

  作为自然科学类博士生,王利伟表示自己所在的研究领域很少使用知网,日常多查看国外文献资源,所以此事对自己影响不大。“也许人文社科类使用的比较多。”

  “我平时确实会大量使用知网,每天都用,知网能基本满足我的论文阅读需求。”4月18日,北京某高校人文社科类博士生杨悦(化名)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她认为知网的收费确实不合理,并发现其所在学术圈不少人在了解到此事件后拍手叫好,反对知识垄断。

  “我也觉得挺好的,要想反垄断的话,总是要有实力的组织打响第一枪。”杨悦表示。

  事实上,这并非知网首次因为收费问题引发关注。去年,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赵德馨“知网维权”事件就曾引发热议。赵德馨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退休教授、经济史学家。知网未经赵德馨本人同意,便擅自收录其100多篇论文,赵德馨将知网告上法庭。

  最终,k8娱乐,赵德馨胜诉,获赔70余万元。随后,知网道歉并下架了赵德馨的文章。

  据媒体报道,4月18日,赵德馨再发声,表示知网在发布说明并向其道歉后,再未与其商讨过论文上架事宜。

 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认为,知网下架赵德馨文章的做法欠妥,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知网也未经他本人同意将其学术成果上传至平台。

  费用不断攀升

  学术界苦知网久矣。据媒体报道,此前,北京大学、武汉理工大学等多所高校都曾发布过相似通知。

  2016年,武汉理工大学曾通过官微发布《图书馆关于中国知网(CNKI)数据库暂停下载的补充说明》,称“由于续订价格涨价离谱,我校与中国知网(CNKI)公司的谈判不成功。”

  武汉理工大学表示,2000年以来,CNKI公司对武汉理工大学的报价每年价格涨幅都超过10%,2012年涨幅高达24.36%,从2010年到2016年报价涨幅为132.86%,年平均涨幅为18.98%。“图书馆与中国知网(CNKI)公司的谈判非常艰难。”

  “订购费用要看每个单位具体的购买情况。”4月18,某高校图书馆老师李玉(化名)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知网向高校出售学术期刊、会议等多种资源,各高校需求不同,采购情况和支付费用也存在差异。每年,知网数据库都会更新,价格也相应上涨,学校相关部门会与知网积极沟通,维护学校师生的利益。

  购买知网数据库究竟需要多少钱?时代周报记者通过查阅中国政府采购网发现,多数高校每年采购知网数据库的价格通常在几十万至上百万元。以南京大学为例,该校采购2022年中国知网CNKI数据库服务的成交金额为103.4万元,而上一年的成交金额为100.7万元。

图源:中国政府采购网图源:中国政府采购网

  除高校外,还有一些非科研单位也是知网的客户。时代周报记者随机查阅《青岛市图书馆中国知网学术资源数据库项目成交公告》,显示成交金额为38万元。《中国人民银行中国知网数据库使用权采购项目成交公告》显示成交金额为21万元。

图源:中国政府采购网图源:中国政府采购网

  “知网主要的模式是用户收费,它主要面向大学和研究机构,另外还有一些企业。”4月18日,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知网的价格是和知识使用机构经过市场化博弈的结果。知网将全国的知识数据集合,再分发,起到了平台中介的作用,为研究机构提供了便利。早期知网数据库规模较小,价格能为使用机构接受,随着平台的扩大,机构需求量也在增大,数据价格也不断升高,致使某些单位难以承担。

  天眼查显示,知网所属公司为同方知网。同方股份有限公司(600100.SH,下称“同方股份”)年报显示,同方知网由同方股份合并持股100%。据同方股份2020年年报,同方知网主营业务收入为11.68亿元,毛利率53.93%,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.93亿元。同方股份2021年半年报显示,同方知网主营业务收入为4.96亿元,毛利率51.30%,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0.19亿元。

  垄断地位如何打破?

  作为国内首屈一指的学术平台,知网在学术界“一家独大”,国内同类型数据平台维普、万方等难望其项背。

  知网官网显示,知网是全球最大的学术论文数据库和学术电子资源集成商,目前在国内高校(含职院)、科研机构的市场占有率高达99%。

  李玉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知网、维普、万方等数据平台有各自的优势和特点,知网的特点是大而全,由于诞生时间较早,大部分人认为知网是国家项目,学生使用知网的习惯已经根深蒂固。

  杨悦也表示自己常用知网,很少使用维普、万方等同类型平台,感觉其他数据库的内容不如知网全面。

  “知网现在已在国内形成垄断地位,它利用垄断地位抉取了很高的利润,对知识共享的数据库行业的发展形成了一定阻碍。”张孝荣认为,知网的经营理念和经营手段间存在冲突,同时其市场地位和“会员收费”的经营模式不协调,这种经营模式虽然在理论上符合商业逻辑,实际却对用户造成了巨大伤害。

  在张孝荣看来,破除知网垄断地位,还需国家相关部门加强监管。同时,社会各界也应对知网加强舆论监督,挖掘其涉嫌违法违规的行为。